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政策資訊 政策資訊
做好加減法 打通轉化路(解碼·研發投入如何告別“重物輕人”)
發布時間:2019.12.06 新聞來源: 瀏覽次數:



核心閱讀

科技成果能否成功轉化的核心在于“人”,暢通成果轉化機制,是保障科研人員合理收益、提高其積極性的重要手段。

中科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和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大膽改革,對科研人員施行股權激勵,由成果市場價值決定持股比例;同時,區分股份的所有權和收益權,實現了獎勵覆蓋成果轉化全過程。這些措施給成果轉化“松綁”,讓科研人員得到切實的物質激勵,也為他們實現科研夢想添“薪”蓄力。

楊小君是中國科學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以下簡稱西安光機所)的研究員,他的另一個身份,是西安中科微精光子制造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每天,楊小君帶領團隊在實驗室埋頭科研攻關的同時,也處理公司業務,將科技成果進行轉化應用。他的公司生產的超快激光高端加工設備解決了我國航空發動機葉片加工技術難題,并且已經運用在國內部分民用飛機上。


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大連化物所)研究員丁云杰和楊小君一樣,多年來致力于應用技術研究和轉化。他在將實驗室基礎研究成果發展到工業示范或工業化的應用方面取得多項重大成果,將7項技術實現了工業示范或工業化,年產值20億元。

從最初做成果轉化時的困難重重,到如今有越來越多政策支持成果轉化、保障科研人員收益,經歷其中,楊小君和丁云杰的感受最為深刻。

股權激勵,市場價值決定持股比例

2000年,楊小君大學畢業進入西安光機所,開始從事應用技術方面的研究。在他的回憶里,“所里科研人員收入普遍不高,剛進所的年輕人,每月工資只有800元。”究其原因,主要是過去的政策管得太“死”。比如,科研人員一旦有了科技成果,獎金就要和所有職工一起分,研發者的貢獻沒有得到充分肯定,主體利益得不到尊重。

工作上缺乏獲得感,楊小君一度想辭職。

轉機出現在2008年。隨著國家越來越重視科技成果轉化,許多傳統科研院所也開始研究和探索如何實現科技成果產業化,西安光機所也著手在相關體制機制上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過去,西安光機所在完成國家任務和課題驗收后,許多成果被束之高閣,導致科研資源閑置。”西安光機所原所長趙衛說:“傳統科研院所在完成國家重大科研任務的同時,應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真正把科技轉化為現實生產力。”

科技成果能否轉化成功的核心在于“人”,改革要充分調動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對于立志創業、有企業家潛質的科研人員,西安光機所積極鼓勵、支持其創業。

在科技成果轉化過程中,如何保障科研人員的合理收益?對此,西安光機所大膽采用了股權激勵方式,讓科研人員持有股份,科研人員與投資方的持股比例,完全按照市場價值分配,研究所不進行干預。“進行科技成果轉化的科研人員可以獲得現金獎勵或股份作價股權獎勵。這樣充分保證了他們的收益,極大調動了他們創新的積極性。”西安光機所副所長謝小平說。

所里的改革成效日漸顯著,楊小君內心干一番事業的火苗也重新燃起。從2010年起,楊小君帶領團隊致力于超快激光加工技術領域的攻關研究,經過多年努力最終獲得突破。2015年,楊小君在研究所的全力支持下成立了公司,夢想有了實踐平臺。

細化權益,獎勵覆蓋轉化全過程

丁云杰所從事的合成氣化學、精細化工催化領域的產業化研究,是典型的應用研究。他坦言,在早期做成果轉化的時候,最大問題就是經費緊張,特別是團隊科研人員的勞務費和獎金。“付出得不到相應的報酬,工作的積極性也就沒那么高。”丁云杰說。

為了激發科研人員創新積極性,2015年開始,根據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要求,大連化物所先后在2015年、2017年、2019年3次對研究所“對外投資及收益管理辦法”的主要條款進行修訂,使制度遵循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規律,充分尊重發明人及主要人員在科技成果轉化中的主要貢獻。

“制度修訂后,研究所成果轉化形成股權的50%用于獎勵前期做出主要貢獻的科研人員;剩余50%份額中的40%收益權用于獎勵成果轉化后做出主要貢獻的科研人員;化物所持有股權的5%收益用于獎勵管理人員。”大連化物所知識產權與成果轉化處處長張晨說,這一政策充分考慮到了技術的更新換代、研究組人員流動以及管理人員積極性等問題,“將股份的所有權和收益權區分,獎勵覆蓋了成果轉化的全過程,有效調動了各類創新主體的積極性。”

此外,大連化物所出臺《橫向經費管理辦法》,對委托研發、技術轉讓和技術許可的獎勵方式作出規定,使不同轉化方式的獎勵收益保持平衡。

丁云杰說:“以前,橫向課題(經費來自企業等)項目完成后剩余經費的40%作為獎金獎勵研究團隊,現在所里將這一比例提高到80%,團隊科研人員的收益增加了,積極性也越來越高了。”

以往,科研人員的職稱評定往往與論文數量掛鉤,從事科技成果轉化工作的科研人員在這方面沒有優勢。為此,許多科研院所在這方面都進行了改革,對投身不同方向的科研人員進行分類評價,以能力和貢獻為導向建立科學評價指標。

“科技成果轉化成功的項目也可拿去參與職稱評定,大家也不用為職稱發愁了。”丁云杰說。

產研并舉,技術研發與市場接軌

科技人員創辦企業,普遍面臨兩個“一公里”難題:一是缺少啟動資金、無法邁出創業的“最先一公里”;二是缺少轉化平臺,科技成果很難快速轉化為產品,走完“最后一公里”。

楊小君說:“在公司成立初期,西安光機所為我們解決了這兩大難題。所里與西安高新區、陜西省科技廳等機構,聯合社會資本共同成立基金,為公司提供了第一筆資金支持,并且同意所里一些科研人員在公司兼職,實驗平臺和研發設備等也可以隨時為我們提供研發支撐。”

同時,楊小君也繼續在西安光機所的瞬態光學與光子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里進行自己的科研工作。謝小平說:“我們鼓勵科研人員去做轉移轉化,同時也可以在研究所承擔課題,和研究所一起推動學科發展,讓研發始終保持創新活力。”

產學研并舉的新模式,對科學研究本身產生了反哺作用。“我們科研人員在和市場打交道時,可以知道市場需要什么樣的技術,就能回過頭來豐富研究所相關學科的研究。我們過去通過看文獻來找方向,研究的課題企業并不感興趣,現在轉而面向市場,對院所、企業雙方都有利。”楊小君說。

在大連化物所,基礎研究做得好,同時產業化也富有成效的科研人員不在少數。丁云杰就是其中之一。“我們在做項目時遇到的問題會仔細推敲、探究機理,解決問題的同時促進了基礎研究的進展,兩者相輔相成。”丁云杰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4日 12 版)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网